Echo祈子

燦爛物語(鳴泣篇)-第65話:雙刃

權順榮得承認他在落地瞬間找不到李燦和文俊輝的時候著實慌了,幸好自己被傳送到十三殿的倉庫區,沒有太多巡守人員……

啊,才怪。

權順榮望著被自己踏破的茅草屋頂還有剛好來倉庫巡守的部下們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

前任,部下們。


「啊,我路過,你們可以當作沒看見……」權順榮尷尬的笑了笑。銀鼠殿在十三殿中是數一數二的團結,那些仰慕自己力量而來的殿士把他當神在崇拜。

然而他卻率先當了叛徒,這恐怕不是驚嚇就能形容的,尤其是自家副官正在用一種憤怒而複雜的表情看著自己。

「好了,你們沒有要動手我就閃人啦……」


「權順榮!」


『權順榮!』

那個貴族家的二少爺上一次喊自己全名是好幾年前狼狽...

燦爛物語(鳴泣篇)-第64話:槿

真是太尷尬了。這是文俊輝從通道滾出來後第一個想法,當他看到眼前是全圓佑和一整群殺氣騰騰的殿士就覺得煩躁。

「看來我今天真的很不走運⋯⋯」他搔了搔後腦杓,嘆了口氣:「我剛剛就在想千萬不要遇到圓佑,不然一定會把我往死裡打的。」

「你還知道倒大楣了?」全圓佑冷笑起來,示意其他殿士退下。兩人剛好身在一處空曠的廣場,作為決戰的場地再也理想不過,「你明明從容得很,別一副我在欺負你的樣子。」

「呀呀,全圓佑,你一個幻覺就能把我打死了好嗎?」文俊輝將手交叉在胸前,嘴上碎念卻絲毫沒有緊張的神色,甚至連刀都沒有出竅的打算:「啊啊,我今天真的很不走運,所以請賜我一個好死吧圓佑。」

全圓佑安靜地打量文俊輝,如...

馬的嗚嗚 嗚嗚 嗚嗚 回來了嗚嗚

要聽神的話 第三節:可以把你裝進音樂盒嗎

這不是偶然間才發生的戀慕。


尹淨漢坐在椅子旁端詳洪知秀的睡顏,只是看著、撫著對方溫暖的後頸確保小祭司做了很好的午後夢。

「淨漢大人,我們該回去彙報了。」少女細碎的腳步聲踏進溫室,帶來輕盈的風讓睡夢中的洪知秀皺了皺鼻頭,可愛的模樣逗得尹淨漢笑了起來:「再一下子嘛,我很久沒好好看他了。」

芽推了推眼鏡,看著她所服侍的神像個懷春少年對著花架下的祭司傻笑。跟注視信眾的眼神不一樣,像個走在市街上的普通男子,捧著一束花單純的想見心愛之人。

褪去所有光環和威嚴,斂去所有過於強大的力量。

挺有趣的。芽不禁微笑起來,她所服侍的長官的確在眾神中資歷算淺的,甚至在她還沒出現前度過非常黑暗的試煉。

然...

我還沒有要棄貼吧只是還在處理。

拜託不要用貼吧私信功能因為我看得到回不了,有事兒微博或者Lof或者臉書或者IG隨時歡迎您拜託了(´・ω・`)

希望私信貼吧的孩子可以看到這則,因為真的很無奈,都說還有Lof或者微博能用了......

微博:@Echo祈子_Carat
IG:echo_chiiiiiii

燦爛物語(鳴泣篇)-第62話:過去所看的雲彩

天還未亮的凌晨四點,李燦就迷迷糊糊的被權順榮叫醒,他甚至忘記自己怎麼回到房間睡去的。

「走了,戴上武器。」早就整裝完成的權順榮扭亮燈,不斷催促還半夢半醒的李燦更衣整理:「淨漢哥的死刑轉眼間剩下十二天了啊。」

「哥,我們會救出淨漢哥的。」雖然還沒有完全清醒,還是迅速穿戴好所有服裝與武器的李燦慎重的正跪在權順榮面前:「我會努力不給哥添麻煩的。」

「什麼麻煩,你別再衝出去就不叫麻煩。」權順榮無奈地摸了摸李燦的頭頂,藉著清晨微光靠近對方的額頭,撫著李燦有些冰冷的後頸。

「保護好自己最重要,你還不到能殺戮的年紀,跟緊我千萬不能走丟知道嗎?遇到殿主別正面衝突,防禦到我趕來為止……」

「順榮哥擔心...

要聽神的話 第二節:神也是有職業道德的

「我們這些平凡的蒼生們,就是要仰望、瞻仰、膜拜神的榮光!」

大殿上依舊人潮洶湧,除了百姓日常的進貢也總有遠道而來的朝聖者,跪倒在神龕前吶喊讚美詞。

裊裊炊煙環繞莊嚴的歌聲,華美的殿堂日日充滿鮮花與鮮果,一派朝氣蓬勃。

雖然被強迫坐在神龕上的男子只是不耐煩地打了個呵欠。

「注意您的禮儀,淨漢大人。」少女見自家上司快要打瞌睡栽進香爐,連忙跩著衣角將他拉回座位上:「坐姿端正,面帶微笑,您如果專心聆聽,信徒才會獲得心靈滿足。」

「他們又看不到我……」

「不,即使信眾看不到您也要專心,這是身為神的品格。」神使少女──雖然有個被尹淨漢惡搞的名字叫「芽」,取自第一天上任時翹起來的...

燦爛物語(鳴泣篇)-第61話:扎進心臟的玻璃

「睡不著嗎?」

入夜後的殘原一片安寧,白天還算熱鬧的市集到了晚上連盞燈都沒有。

「最近在宵禁呢,不然殘原晚上的市集也很熱鬧啊。」文俊輝遞過一杯熱茶放在廊下的男孩手中。

「謝謝……」

「謝什麼,把皇子那一套不必要的拘束丟掉吧。」文俊輝摸了摸孩子冰冷的後頸:「慧大人說早上四點就要起來了,小孩子這個時間點怎麼還不睡覺?」

「睡不著,就是睡不著啊。」李燦蜷縮著身體,望著庭院裡唯一一盞石燈靜靜發光:「俊輝哥,你覺得我做錯了嗎?」

「怎麼這樣問?」

「我好像擅自把哥哥們拖下水了,」李燦捧著淡綠燒陶杯不安地說:「光居不會讓我死的,可是沒有人庇護順榮哥跟俊輝哥你……」

「噗!」文俊輝差點沒把手...

要聽神的話 第一節:這次出現鐵塊,下次就是蟲子了

「把這個拿回去吧,有神的祝福,生病的媽媽很快就會痊癒。」

男孩女孩捧著薔薇笑嘻嘻的延著石子路離開,還不忘回頭對站在殿口前微笑的男子揮手。

「謝謝祭司哥哥!」

「路上小心喔──」男子瞇著眼睛柔聲說道,直到兩個孩子的身影消失在路的盡頭才轉身,正好與不遠處的視線對上眼。

「什麼神的祝福,明明紅薔薇是神最珍貴的東西,平民根本不能拿。」埋怨的少年鼓著圓圓的臉,留著淡玫瑰色的短髮,與今天農民進貢的新鮮桃果有些相似。

「神創造萬物,萬物就是要毫無保留給祂的子民享用不是嗎?」喚作知秀哥的男子依舊淡然的微笑,「我也不是第一次摘花了,神還沒懲罰過我啊,代表祂樂見吧。」

「……知秀哥不管做什麼神都沒懲罰...

要聽神的話 序章(漢知/漢all,文案見圖)

文案見圖↓


I've seen the world

我已閱遍這世界

Done it all, had my cake now

歷盡千辛萬苦坐擁我的成就

Diamonds, brilliant, and Bel-Air now

鑽石、閃爍享受奢華的一切

Hot summer nights mid July

熾夏的夜晚仲夏的夜晚

When you and I were forever wild

當你我在那似永遠放蕩的日子裡

The crazy days, the city lights

那些瘋狂的日子與不眠的城市

The way you'd play with...

生存報告一下_(:з」∠)_

💕二十歲完結了。嗯。撒花

💕百度真的不讓我進去了但是我後事(?)沒交代完不能跑路所以正在找中國手機號中,有急事者歡迎找我微博

💕500 follower的活動會有的只是我還在想

💕燦爛物語跟17 Squad會繼續連載下去

💕17 Squad最近會出實體印調

以上,我的願望也是世界和平(意味不明)

「哪,我告訴妳這個故事吧。」


真的
完結了啊........
(狀態顯示為呆滯)

428天
冬春夏秋冬春夏
一週年兩週年
黑眼圈淚水笑容旅行
友誼爭吵奔跑
30w字
一次性青春

都結束了。

弱問一句如果17 Squad實體有人要嗎(
等20搞完會主攻這個坑在暑假完結,大概9-10之間開始販售吧啊啊
(滾回去繼續寫稿

之後文主要都在這裡了.....燦爛 17 跟完結後的20 (´・ω・`)


除非6/1以後奇蹟出現不然我就是要棄守百度了

燦爛物語(鳴泣篇)-第60話:疼痛

「哥,為什麼……大家都在看我們?」

「唉唷一定是燦尼太可愛了……權順榮你別捏我的手啊,」文俊輝笑看著權順榮狠狠掐著自己要摸上李燦頭頂的手:「想要更引人注目嗎?」

權順榮瞪了對方一眼,才鬆開早就被捏紅的手腕,把李燦攬向自己手臂內側:「不要看,跟著我走就好。」

「權順榮你這佔有慾喔……」文俊輝玩味地笑了起來,還是亦步亦趨的跟上。

穿過最熱鬧的市井街道,三個人轉向邊陲地帶,繞進了巷子與一片竹林後,眼前豁然出現一幢大宅。

說是大宅也不是特別華麗,沒什麼裝飾,院子裡除了青竹什麼都沒有,呈現一種簡單到近乎無聊的白灰色調。

「我們就這樣進來……沒有關係嗎?」李燦有些疑惑地拉著權順...

+《Alone》
#Alone
#回歸預告延伸
#無cp
#SCoups #名為璀璨

十三人份的傷痕十三人份的不完整十三人份的堅強,在靜默時刻來到你的身邊為你拭去淚水。

「名為璀璨」

I was afraid and anxious since I was alone.
自從我獨自一人,我就時常感到害怕與焦慮。

他是多麼害怕一個人。黑髮男子來回疾走在鐵絲網和信號燈之間,即使處在豔陽之中他仍感覺自己遁入了黑暗。
有人對他說過,你是光,你的存在是一種禮物,必須去撫慰更多受傷的靈魂。
可是……黑髮男子躊躇的停下腳步。

可是此時的自己只是一盞微弱的燭光哪,怎麼照亮靈魂呢?
自己都要被孤寂吞噬了,穿梭在城市吵嚷之中,怎麼能夠……
其實他只是一個普通的男子,他會笑會生氣會跌倒,他有寬闊的肩膀但是也渴望擁抱。
現在的他只是孤獨城市裡受傷的野獸,不住的往前衝撞,似是盲眼一般,逃離寂寞的啃食。

怎麼成為光呢?
勝澈啊。
勝澈哥啊,哥,你在哪裡?
呀,你還在等什麼?我們的大哥呀。

睜開眼睛之時,視線落入一片寧靜荒漠,前方充滿陽光和藍天的道路有點太漫長,實在很難邁開腳步往前走。
然而黑髮男子聽見了許多笑聲,在自己背後此起彼落,充滿了整座荒漠,隨著風捲向藍天。
他看見了光也成為了光。黑髮男子笑了起來,緩緩回身。
他在世界最荒涼的角落找到了光,成為了光,踏上了一趟救贖之旅。

哪,我親愛的你們,當你們來到我的身邊,就是名為璀璨的時刻。
過去的黑白與寂寥都不復存在了是吧?

所以可以一起走上旅途,誰也不會寂寞了。
請聽這一首歌這一個故事──
名為璀璨的我們,所要帶給你的禮物。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六個。
七個,八個,九個,十個,十一個,十二個,十三個……
於是我們都成為了光。

Even though you are being alone, remember we are on your side and don’t be afraid of all the fears you have.
即使你獨自一人,記得我們就在你的身邊,不要害怕你所擁有的恐懼。

A complete bond has formed leading us to our brightest moment.
完整的一體能夠引領我們往那最璀璨的時刻。

The End……

and forever bright
forever 17

啊啊啊啊啊啊我寫完了啊啊啊啊

+《Alone》
#Alone
#回歸預告延伸
#無cp
#Joshua #永恆花

十三人份的傷痕十三人份的不完整十三人份的堅強,在靜默時刻來到你的身邊為你拭去淚水。

「永恆花」

An everlasting begin whichever way it goes.
不管它通向哪一條路,它都是永恆的。

褐髮少年喜歡水流過掌心的感覺,他喜歡聽著水墜落的聲音,像是很久遠的誰曾經為他唱過的歌。
滴咚。他看著水滴在透明中綻放了一朵花。
墜落了心裡深處,漣漪擴散,他獨自看著窗外,彷彿看見站在水潭邊的自己與……
水潭中的自己。兩個自己。他與寂寞。

日日夜夜,有記憶以來他就是這樣獨自跳舞唱歌,只有當水漫過身體他才會想起來自己需要掙扎求救。
陰影總是牽著自己不願放開,他浸了自己一臉水,看著陰鬱的外頭那個自己。
看起來很悲傷,找不到方向了呢。

知秀啊。
知秀哥啊……

有一些聲音從遠方呼喚自己,他豁然想起陽光的模樣,傾斜的角度帶來溫暖。
他想起來有人化作水流擁抱了自己,他可以安然閉上雙眼走出幽閉的屋子。
那個水潭邊的自己呢?

滴咚。水珠落在池子面上破壞了表面張力,寂寞悄然放開手離他而去。一個人一個倒影,但是褐髮少年笑了。
於是他關上水,擦乾了身子,當一切陷入寂靜他發現外面天亮了,沒什麼好恐懼的。
回頭後有人會等待自己,在逆光處的寂寞消失,從此他踏上一條永恆的路。
一條路上有很多人陪他一起走。

哪,所以我留了一朵花在桌上,且聽我如水般的歌聲說……
說,走吧,走出屋外,一起走向明媚的彼方。
去那開滿花的彼方吧。
名為永恆。

Even though you are being alone, remember we are on your side and don’t be afraid of all the fears you have.
即使你獨自一人,記得我們就在你的身邊,不要害怕你所擁有的恐懼。

TBC

+《Alone》
#Alone
#回歸預告延伸
#無cp
#The8 #當孤島沉睡時

十三人份的傷痕十三人份的不完整十三人份的堅強,在靜默時刻來到你的身邊為你拭去淚水。

「當孤島沉睡時」

Do you remember how long did we share for each other?
還記得我們有多久沒有彼此分享了呢?

雖然只有一個人,但精靈男孩總是日日沿著同一條線,買足量的食物在回到空無一人的屋子。
他想像游泳池是蔚藍海岸,只要閉上眼睛就能看見好想念的風景。
聽見海潮的聲音,浪沫拍打在沿岸上,像是在自己指縫間流淌的陽光。

他望著窗外,彷彿自己是一座孤島,等到滿潮的日子才能出發。
或者永無止盡的等待。
曾經有人告訴自己,你啊擁有很珍貴的禮物,這份禮物會帶給這世界不一樣的光明璀璨。
所以精靈男孩還在等待,聽著那片浪潮日昇日落,四季嬗遞,買足量的蘋果等待那些人來接自己。
說好要再去聽海潮的,說好不會讓誰孤獨一人的。

明浩啊,明浩哥。
他驀然想起那張泛黃的字條,上面寫著……寫著什麼呢?男孩有些鬆懈的撐著桌子,忍著不哭出來。
真好,大家沒有忘記他,還記得在孤島上的他。
那些呼喚來自記憶裡的海岸,有人拉著他的手說不要害怕,鼓起勇氣,因為你的聲音是最珍貴的禮物。

他知道漫漫寂寞要結束了,有人會悄然穿過海浪來找自己,來到這座孤島上舉辦一場永不停歇的派對。
那派對裡面有璀璨的煙火,有鮮紅的蘋果,有穿過手心的光芒。
一個人兩個人,四五個人,好多人都在唱同一首歌,拉著自己說不要怕,一起唱歌一起笑。
我們都會專心聆聽的。

好的好的,精靈男孩笑著沉入了夢鄉,孤島今晚有星空斑斕為伴,等到黎明之時,就會有人乘坐扁舟來找自己。
於是孤島得以安穩睡去,做一個熱鬧的夢。

Even though you are being alone, remember we are on your side and don’t be afraid of all the fears you have.
即使你獨自一人,記得我們就在你的身邊,不要害怕你所擁有的恐懼。

TBC

+《Alone》
#Alone
#回歸預告延伸
#無cp
#Seungkwan #一個圓圈的停止

十三人份的傷痕十三人份的不完整十三人份的堅強,在靜默時刻來到你的身邊為你拭去淚水。

「一個圓圈的停止」

A pioneer who cast himself into his destiny.
選擇自己命運的開拓者。

嘗試著從無限輪迴中找出一絲希望。金髮男孩閉上眼睛又悄悄睜開,看著眼前的泡沫翻滾,似是自己焦躁躊躇的心。
就這樣沒有盡頭的翻滾,他彷彿是一條咬嚙自己的蛇,日夜循環在同一個空間尋找未知。
他跟著自己的孤寂,孤寂也跟著他,於是在泡沫中翻滾窒息。

什麼時候才能結束這個痛苦的循環?
什麼時候在地上轉動的金屬會停下,讓他能夠放置自己的恐懼繾綣而眠?
從深夜到白晝,翻滾還沒有盡頭。

誰能夠拯救我停止轉動?金髮男孩說他好累,好想有人給自己一個溫暖的擁抱。
希望有人可以說……說,不用笑也沒關係,好好享受陽光就行了。

勝寬哪。
他在翻滾的紊亂中看見一條向陽的街道,那裏有許多笑聲,正在舉行一場盛大的派對。
明媚的笑著,呼喚著,揮舞雙手要自己過去。
不用笑也不用逞強,來吧。金髮男孩等到了天亮,撿起已經停止轉動的圓圈放在循環的某個角落。

外頭藍天正好,笑聲就在向陽處的山丘上等著自己過去。
金髮男孩知道,有人還會陷入這個循環,所以他留下一個訊息,告訴那個孩子……
我已經走出去了,那你呢?
當你懂了訊息,請看看窗外的陽光。
且聽我留給你的訊息,快來呀,我或者我們就在向陽處的街道等你來。

不用勉強自己笑,可以盡情哭泣的山丘彼方陽光燦爛,沒有悲傷的循環,而我們都在這裡等你。

Even though you are being alone, remember we are on your side and don’t be afraid of all the fears you have.
即使你獨自一人,記得我們就在你的身邊,不要害怕你所擁有的恐懼。

TBC

+《Alone》
#Alone
#回歸預告延伸
#無cp
#Hoshi #心之所向

十三人份的傷痕十三人份的不完整十三人份的堅強,在靜默時刻來到你的身邊為你拭去淚水。

「心之所向」

The line for reaching to the beloved ones
碰觸到心愛之人的線。

他總是重複打了又掛斷,那條電話線沿著床鋪、地板,似是要蔓延到窗外無盡的藍天白雲。
有人在嗎?

有人在嗎?
然而回答他的一向只有綿長的沉默,從心底開始擴散的黑洞幾乎將瞇眼少年吞噬。
他都忘了,自己是從陰暗角落而來。那個地方沒有白晝,沒有光,只有他與惡夢日日相伴擁抱。
他總是睡著又醒,醒來的時候想要伸手卻只有黑暗。

有人在嗎?嘿,這條線能夠帶我出去嗎?
現在他嘗試抓著那條塑膠線,卻還是鼓不起勇氣去找尋線的源頭。
若線的源頭依舊是一片黑暗呢?
所以他重複拿起電話,聽著機械音直到掛斷,彷彿心跳也跟著停止。

他是為了什麼回到藍天之下?這條線最終通往哪裡?他彷彿回到那個陰鬱的角落,從惡夢中甦醒時悄聲問著,有人在嗎?
有人在嗎……

順榮啊,順榮哥呀。
啊,有人曾經在這棟屋子裡面找到自己,握著他的手留下一串訊息,那是他第一次知道藍天白雲的模樣,知道笑起來的溫度。
瞬間那條線充滿了各種聲音,清脆的溫柔的低沉的,笑著歡鬧著。少年握緊了線,聽著那一端的笑聲呼喚名字。

嘿,有人在嗎?
他鼓起勇氣問道,忽然笑聲止息了,接著有人……可能是一個人兩個人,六七個人用無奈又欣慰的語氣說。
說,你怎麼現在才來。

等你好久了。

後來那條線到底通往哪裡?少年笑了起來,掛斷了電話。
是心的方向哪,是他伸手就可以觸摸到的溫柔。
於是手不再冰冷,心跳持續加溫,就像是復活一般。

Even though you are being alone, remember we are on your side and don’t be afraid of all the fears you have.
即使你獨自一人,記得我們就在你的身邊,不要害怕你所擁有的恐懼。

TBC

+《Alone》
#Alone
#回歸預告延伸
#無cp
#Wonwoo #我的聲音

十三人份的傷痕十三人份的不完整十三人份的堅強,在靜默時刻來到你的身邊為你拭去淚水。

「我的聲音」

Us in the different system, another form of seventeen.
在不同系統中的我們,另一個形式的17。

纖瘦少年常常以為自己不是生而為人活在這世界上。
他覺得自己是一部機器,一套運轉不歇息的系統,精密設計他閉上眼的時間,他走路的輕重,他感受陽光的時候、皮膚顫抖的模樣。
1,0,0,0,1。

這個房間裡面只有他和一部隨時在雜訊的電視,纖瘦少年總是蜷縮著身體看著那部古舊機器,看著裡面的節目說著聽得懂或聽不懂的語言。
小盒子裡面裝載一個神奇的世界,裡面的人會笑,會生氣,死亡與新生,彩色與黑白,女子美麗的笑容在剎那間變成醜陋的顆粒。
他依舊看著,用兩個數字嘗試跟這個世界建立溝通。

誰聽見我的聲音?誰能聽見我的密碼?
1,0,0,0,1。
所有笑聲與哭聲在他的聽覺裡面變成滴滴答答,切割成數字後纖瘦少年又閉上了眼睛。
誰能聽見我的聲音?他日夜反覆問著自己,誰能聽見他只有二進位的聲音?
聽見他被切割的寂寞?

圓佑啊!
圓佑哥,出來玩喔!

那一天小盒子壞得特別厲害,雜訊使得整部喜劇都成了粗糙的顆粒,黑白交錯後扭曲,笑聲與謾罵斷斷續續。
少年有些難受地閉上眼睛,他的系統被狠狠干擾了,有什麼正在破壞著二進位規律,似是要掏挖出他的心臟。

忽然寂靜了,接著他聽見由遠而近的呼喚,還有踏在土地上的腳步聲,於是天亮了,晨曦灌注在他的視線之中。
他的世界望見一片荒原還有藍天,那些溫暖的笑聲與呼喚來自不同的系統,灼熱的光芒使得1與0碎了一地,但是纖瘦少年笑了起來。

有人聽懂他的聲音了,真好。
他不再是孤獨運轉的系統,有人賦予寂寞密碼一個結果,所以他可以盡情去擁抱想念的人。

1,0,0,0,1。
17。

Even though you are being alone, remember we are on your side and don’t be afraid of all the fears you have.
即使你獨自一人,記得我們就在你的身邊,不要害怕你所擁有的恐懼。

TBC


#碎碎念

只有圓佑加了一句「出來玩喔」

因為他曾經是缺席的那個,所以其他人都在等他回來。


+《Alone》
#Alone
#回歸預告延伸
#無cp
#Dino #那些落在地上的骰子

十三人份的傷痕十三人份的不完整十三人份的堅強,在靜默時刻來到你的身邊為你拭去淚水。

「那些落在地上的骰子」

Do not be blinded by the illusion in front of you but follow the truth inside of it.
不要被眼前的幻覺蒙蔽,但要追隨其中的真實。

小男孩重複玩著一個遊戲,丟出骰子,沿著格子移動,陽光隨著小男孩的步伐渲染著灰階又變成一片白光。
只要贏了遊戲,就能夠知道他要的答案。
小男孩非常好強,如果不贏就絕對不離開。年紀小又如何,他屈膝縮著雙手想絕對不能哭。
輸了不能哭,外頭下起陣陣雷雨也不能哭。

即使被困在孤獨中也要贏過自己。小男孩深吸一口氣,再次丟出金屬色的骰子,一顆兩顆,三顆五顆,丟出來形成同樣的數字。
什麼啊。男孩不悅地丟下遊戲,起身遙望瀰漫晨霧的窗外。
從他進駐來這裡的第一天開始就是這樣,視線中蒙著一層輕霧,吸引著好勝心與好奇心。
是不是贏過遊戲,你就會告訴我答案?他在心中暗暗地問著自己,那塊日益蔓延的黑暗。
他急於藏起來的脆弱讓小男孩彷彿失去了視覺,只看見那個窩在角落哭泣的陰霾。
他日復一日玩著遊戲卻渴求有誰能夠讓他回到起點。

李燦啊。燦啊……燦啊。

Game over and……
小男孩秉住呼吸最後一次擲出骰子,它們清脆地落在地板上,像是誰曾經留在這屋子裡的腳步聲與笑聲。
那些笑聲張開懷抱朝自己而來,溫暖而安心,有人握著他的手結束了遊戲,告訴小男孩他是多麼優秀而善良的孩子。
So…..just turn to the first place……
回到最初的地方吧,當你被恐懼蒙蔽的時候就向前而去,霧霾終究會散去,天晴的日子有人在等待著。

後來那一地散落的骰子沒有被收起來,遊戲永遠停止在回到起點,小男孩跳出了遊戲,擁抱著內心深處蜷縮哭泣的恐懼,再也不迷惘。

Even though you are being alone, remember we are on your side and don’t be afraid of all the fears you have.
即使你獨自一人,記得我們就在你的身邊,不要害怕你所擁有的恐懼。

TBC

+《二十歲》下冊預購(香港區)
#暨上中再販 #隊八 #Hozi
#Echo祈子
#免費短漫名額有限
#入金到0523

對對對不起久等了嗚嗚🙏🙏香港區的預購來囉~~一樣有三冊可買、特典可加購
關於短漫插畫本,「前20個有購買全套以及匯款者」可以免費得到,代購會按順序分配

一樣很閃亮的表單在這裡ouob
記得一定要關注代購IG@garlic1010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lKjd54QcgAV9kpCXtu5WeKtiG_FyMR5WxcJpffYGt7iEbNQ/viewform?usp=sf_link

+《Alone》
#Alone
#回歸預告延伸
#無cp
#Jun #流浪者的門

十三人份的傷痕十三人份的不完整十三人份的堅強,在靜默時刻來到你的身邊為你拭去淚水。

「流浪者的門」

As the door opened, I was faced with the new destiny
當門敞開,我面對著全新的命運。

他躲在一座城市裡面。日復一日進行尋常生活,然後每天回家面對桌上如雪片般飛來的明信片。
還有那一段重複的來電。

“嘿,你好嗎?”

這座城市裡面有一扇門是他恐懼去推開的。黑髮少年想,他在這座城市很安全,只要不推開那扇門,就不用承受未知的恐懼。
事實上他一直一個人,遊歷過很多地方,他喜歡熱鬧的城市,在最吵嚷的地方他感覺自己是安全的。
只要安靜地待在世界的角落就好,所以他看著明信片裡的問候,背後繪製著他踏足過的每個城市。
有時黑髮少年會有種錯覺,有人一直在守護著他的旅途,呼喚他去打開那扇門。

那扇門在這座城市的核心,而他是那個遊蕩在邊緣遲遲不敢踏入的浪人。他走過熙攘人群,越過霓虹燈與吵雜的八零年代金屬樂,日夜夢著那扇門裡似是有誰在等待自己。

“我不知道為什麼打給你……”

他不是一直都孤單寂寞的。雪片般的明信片都在提醒自己,有人曾聲聲呼喚著他的名字,有人牽著他的手,有人教他跟世界溝通的方法。
俊輝哪。俊哥哪。
他習以為常的面對那些溫柔虔誠地注視,以為繞著走不去碰觸就能永遠守護那些笑聲。
只是……只是游離的日子終究寂寞得快要發瘋,如果可以,他也想坦承的走近那扇門,小聲地說。

“我不知道為什麼打給你……但,”
“我們要再見彼此一面嗎?”

黑髮少年後來把明信片全留在城市的角落,那是他最珍貴的禮物,禮物的溫柔來自他好想念的一個人兩個人一群人。
他相信有人承接這份溫柔後,會來門後找自己的。黑髮男孩許下一個願望,祈禱看見訊息的流浪者也能被拯救。
於是他穿越馬路,仰望摩天大樓之間的蔚藍,想起上一次看著這風景時,耳邊都是燦爛的笑聲。

“沒關係哪,再見。”
這一次換他鼓起勇氣去敲門。電梯向上中眼前的城市夜景放映著這些流浪的日子以來,原來從不是一個人。
他要鼓起勇氣去敲門,推開門之後,有人在笑著等他。

哪,等等我。
我不要再流浪了,我要推開那扇門,因為我太想再見到你們了。

Even though you are being alone, remember we are on your side and don’t be afraid of all the fears you have.
即使你獨自一人,記得我們就在你的身邊,不要害怕你所擁有的恐懼。

TBC

#偷偷廢話一下

畏懼打開門的俊輝,選擇在城市邊緣安靜注視。這是我眼裡的他,溫柔卻總是少那麼一分踏步。所幸有人在門後呼喚他,讓他好好的回來,不要再流浪。
所以他結束流浪的那天推開了門,他知道門後是全新的命運而且不會孤獨,有人會溫柔的接納他。
所以他結束流浪的時候留下訊息給明浩,同為流浪者,他知道明浩也可以獲得這樣的救贖──來自其他兄弟們的聲聲呼喚。

俊輝哪,你可以的。

+《Alone》
#Alone
#回歸預告延伸
#微微澈勳
#Woozi #陣雨

十三人份的傷痕十三人份的不完整十三人份的堅強,在靜默時刻來到你的身邊為你拭去淚水。

「陣雨」

All of the questions in the world can be answered in one definitive answer.
這世界上的每個問題都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他認為這世界上所有事情都可以精密計算。雨水滴落時可以數算時間流逝,輕塵在陽光中的飛舞有一道正確的軌跡。
小個子少年的屋子有無數本書,各種語言各種年代,從睜開眼睛就開始不斷在古舊牛皮紙張上寫下算式。
紙用盡了,於是他在悶熱的陣雨中就著玻璃上的水氣開始書寫。
他想得出一個結果,關於那份被交付的訊息。當他瞇著眼睛從薄霧與清晰中想找出什麼時,眼目所見都只有滴落的雨珠。
滴滴答答,秒速十公尺,砸在他的心尖上。

小個子少年是一個數學家,所有美麗的事物在眼裡不過是可以解剖的數字,他深信這世界上沒有他想不透的事物。
就算寂寞也是,總有一個答案可以分析這個讓他困在這幢屋子裡的答案。
雨還在下,時間在流逝,他的算式在等號前不斷被抹去,然後頹然的嘆氣。
雨還在下,他必須在天晴之前算出結果。

知勳啊。知勳哥啊。

陣雨的日子他理當倚著窗戶數算時光流逝,數算紙張破碎的頻率,直到他聽見雨聲中有聲聲呼喚,擾亂了雨水的秒速。
他發現這些呼喚無法解構,就像他不安的寂寞,於是小個子男孩閉上雙眼,細細想像那些呼喚的模樣。
啊,是很溫暖的笑顏,很厚實的手掌心,很穩踏的擁抱,沒有交錯的符號,不用絞盡腦汁去思索,自然出現美麗的輪廓。
他不用在擁抱不安冥思苦想,只要等雨停,在玻璃窗上的水珠消失前寫下那個早已知曉的結果。

陣雨過後,他要放下紙筆放下書本,把算式重新寫過,等水珠折射出光芒,他知道在彼方有人在等待著自己。
有人會知道那個結果是什麼,因為彼此都聽見呼喚了。
寂寞的答案是什麼?小個子少年瞇起眼睛,笑著敞開窗戶聞著泥土的清香,彷彿可以看見有人在彼方的街道上等自己。

陣雨過後,等我來到你的身邊,將那個溫暖的計算結果告訴你吧。
等我,只要陣雨過後。

Even though you are being alone, remember we are on your side and don’t be afraid of all the fears you have.
即使你獨自一人,記得我們就在你的身邊,不要害怕你所擁有的恐懼。

TBC

+《Alone》
#Alone
#回歸預告延伸
#無cp
#DK #關於答案

十三人份的傷痕十三人份的不完整十三人份的堅強,在靜默時刻來到你的身邊為你拭去淚水。

「關於答案」

In the place thirteen pieces can be completed
在這裡,可以完整十三個碎片。

他一直在尋找一個答案,所以他日以繼夜地奔跑,沿著上坡下坡,光影夕陽,直到筋疲力盡。
關於一個數字,能夠終結漫長的孤獨。
他記得那條路上的雀鳥啁啾,記得花開花落,他甚至數得出來汗水滴落的頻率還有快要衝破胸膛的鼓譟。
運動鞋少年停止計時,日復一日重複一個數字,而他只是疑惑擦去汗水與自己的陰影繼續奔跑。

飛過枝頭的白鳥,枝枒上的花落後光禿,雛鳥離巢後墜落死亡化做春泥,然後他再一次按下停止計時,依舊是同一個數字。
運動鞋少年有些失望地低下頭,汗水落在地上形成一個一個黑點像是漣漪般,於水潭中擴散他的不安與孤寂。
到底答案是什麼?他能夠解答那份禮物的答案嗎?
漫漫長路,是不是跑到生命耗盡都只是一個無解的數學題?

孤獨無力,即使陽光好日都殘忍,像永夜絕望著惶恐不安的雙眼。

碩珉啊。
碩珉哥!

運動鞋少年告訴自己,這是他最後一次邁開大步奔跑,這一次他要跑到喘不過氣、傾盡生命去尋找答案。
最後一次停止計時,他痛苦的癱倒在地上以為要傷痕累累。
有人接住了自己,剎那間整個世界都凍結,只剩下前方綻開的溫柔身影與呼喚。
時間停止在白鳥出巢、花朵燦爛的刻度,運動鞋少年終於安然閉上雙眼,笑著丟下了計時器。

一個人兩個人十三個人,將座標定位在相遇的所在,從此不受時空限制,永遠沒有黑夜。
答案哪……運動鞋少年將訊息留在那條路上,他終於填上答案的訊息,有人會為他繼續傳遞的。

哪,我找到答案了,終結在停止計時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在,沒有人是永無止盡的孤寂。
因為相遇了,所以我們得以為不朽的永晝。

Even though you are being alone, remember we are on your side and don’t be afraid of all the fears you have.
即使你獨自一人,記得我們就在你的身邊,不要害怕你所擁有的恐懼。

TBC

是的我邊哭邊寫完了這篇。
推薦聆聽Sarah McLachlan的Answ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6pQcpFnXOI

+《Alone》
#Alone
#回歸預告延伸
#微微珉佑
#Mingyu #深海的告別

十三人份的傷痕十三人份的不完整十三人份的堅強,在靜默時刻來到你的身邊為你拭去淚水。

「深海的告別」

Another chapter of my life began since I met you.
當我遇見你後,我人生的新篇章於焉展開。

後來他時不時還是會夢見海潮,冰冷地藍黑色淹沒軀體,灌滿他所有感官神經,就像他平常睡去的時候總想像自己正在墜落。
墜落的剎那一切都寂靜了。

這是一棟極為奇妙的屋子,黝黑男孩狂熱地將所有物品都增加成了兩樣,彷彿只要這樣就不會感到寂寞。
兩顆嫣紅的蘋果各咬一口假想有個人相伴在自己身邊,兩面掛鐘想像代表兩個人不同的一天。
兩幅畫兩盞燈,然而他依舊彈奏著單一首圓舞曲,孤寂而綿長永無止盡。
他不懂的是那份禮物,黝黑男孩暴躁的想,他一直都是孤單一人又病態地想要拒絕孤獨,怎麼能送一份溫暖的禮物呢?
於是他日夜聆聽海潮的聲音,開著兩盞燈,捧著兩顆蘋果望著穿衣鏡裡面沉如墨的雙眼。
一個人的黑色雙眼,一個人的海潮日夜重複哭泣。

珉奎啊。珉奎哥。
珉奎……
『珉奎呀……』
有人把他從水裡濕漉漉地拉起來,那些透過水面傳來的呼喚一下子變得清晰無比。
有人跳入水中破開光芒擁抱著自己,讓淚水都隨著泡沫而去。
他慢慢描繪出波光中的微笑,瞇著眼睛,溫柔的呼喚,鼻頭微微的皺起來盛滿陽光,從此深海不再冰冷,而是暖如陽的淺水域。

黝黑男孩關上燈,放下完整的兩顆蘋果,回頭對著穿衣鏡裡的人微微一笑。
他曾經是兩個人,一個是急於呼吸的自己,一個是冰冷孤寂的自己。
現在他成了一個人,冰冷孤寂的就留在鏡子裡還有深海之中,隨著洋流漂遠直到世界的末了。

他要循著呼喚的聲音,沿著光芒的方向握住有溫度的手。或許此時此刻就在窗簾後面沉睡著吧,他揣著蘋果笑得天真無邪。
哪,這是我的訊息,哥要好好收下啊,因為是哥拯救了我的孤寂。

於是深海中是我的陳舊靈魂,傾吐著泡沫從此不再彈奏那首圓舞曲。

Even though you are being alone, remember we are on your side and don’t be afraid of all the fears you have.
即使你獨自一人,記得我們就在你的身邊,不要害怕你所擁有的恐懼。

TBC

+《Alone》
#Alone
#回歸預告延伸
#無cp
#Jeonghan
#成為風景

十三人份的傷痕十三人份的不完整十三人份的堅強,在靜默時刻來到你的身邊為你拭去淚水。

「成為風景」

Somebody said it means imperfection and danger.
有人說它代表不完美和危險。

他已經待在這裡好一陣子了。
當陽光穿過薄紗的窗簾,金髮少年有些不適應地瞇起雙眼。那份等著遞送的訊息被他小心翼翼地藏在陽台,而他只是日復一日畫掉過去的日子。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出發,縱然打開窗戶外面是晴朗的天空,他依舊瞇著眼睛、細膩的思考後,揣著相機向倒退進屋子的陰影。
他喜歡轉著相機的光圈,咖喀作響,足夠規律的聲音讓他能夠不再那麼害怕。

害怕失序以及未知的世界。他不懂為什麼將那份禮物交給了自己,明明他連敞開窗戶都帶著敏弱的多疑。
當他還不是一個人的時候,也喜歡這樣望著窗外就是一個下午,這時總有溫柔的聲音問他,你在看什麼呢?
你想看到什麼?
人人盛讚他的美貌與玻璃珠般的眼睛,他卻只想靜靜地找到那個能夠一生傾注視線的風景,所以他開始攝影,咖咖轉動著光圈,卻一張都沒有洗出來過。
他想看見讓能夠鼓起勇氣擁抱的風景。

所以他日復一日轉動光圈,劃掉流逝的光陰。

淨漢哪,淨漢哥啊。
當他再一次推開窗戶,彷彿推開了一段記憶。那段記憶裡面有他深愛的人們,多麼魯莽地將拉扯自己的雙手走到陽光底下。
海水的鹹味,綠草扶疏,握著自己雙手的溫度很踏實,像是一條溫柔水流擁抱了自己。

金髮少年笑了起來。相機停止轉動了光圈,取而代之是自己紊亂卻扎實的心跳,他用最快的速度俯衝而下,像一隻白鳥。
俯衝到他所依戀的擁抱中,一個人兩個人,好幾個人雙手圈起來就是他願意永遠駐足的風景。

嘿,這間屋子還會有人來吧,接收他放在陽台上的禮物,或者在相機裡沒洗出來的照片。
那代表一段非常溫暖的故事。關於金髮少年在孤獨的窩居敞開了一片風景,從此他不再是破碎的拼圖。
於是他也成了風景,為下一個迷惘的旅者揚起微笑。

Even though you are being alone, remember we are on your side and don’t be afraid of all the fears you have.
即使你獨自一人,記得我們就在你的身邊,不要害怕你所擁有的恐懼。

TBC

燦爛物語(鳴泣篇)-第59話:鐘響

穿出樹林後的斜坡下是比鄰的平房,毫無燈光也沒有什麼人煙,追上權順榮的李燦還沒開口就被權順榮摀住嘴巴。

「唷唷,敢情我們被傳遞到殘原最糟糕的地方啦?」文俊輝笑了起來,整個人趴在權順榮背上:「傳說中的第九十九區,『陽』。」

「九十九區……?」權順榮放開了手,文俊輝順勢把一臉疑惑的李燦拉到自己身邊:「殘原分成九十九區,從東開始按著南北西分配數字。東殘原是最安全平穩的一般民宅,下層貴族也住在那裏……例如小八的家族。」

「治安最混亂、最龍蛇雜處的就是西殘原的九十九區,連基層殿士都有可能喪命的地方。」文俊輝饒有興致的指指權順榮的背影:「你順榮哥就是『陽』來的人喔。」

「文俊輝你很多話。」權順榮沒好...

說不完的故事
與文字的自殺式愛戀
#Carat #Seventeen
#write #read #love #life
© Echo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