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祈子

恭喜隊花高票當選!

不過在友人威逼下,我還要再生一篇珉澈or燦勳

謝謝大家一起玩耍❤️❤️挖掘新世界之路非常好玩~

Cr.ONESHOT951004

突擊投票!(已截止)

寫了刷星後想解鎖新cp,所以

隊花(俊漢)、
珉澈、
碩圓、
率八、
燦勳

選一個,截止到23:00❤️寬寬這輪請休息~

Daisy(刷星/順秀)

被小動物賴萌得不要不要,所以心血來潮寫了個淡淡又有點心痛的小小短篇,不習慣者也可以當成單戀向來看~

靈感來自謬賽的短詩「Daisy」,而雛菊的花語也是「埋藏在心裡的愛」,還加了鬼怪裡面的名詩「愛的物理學」

真的是很突發,大概前後⋯⋯兩個小時?希望大家喜歡,偶爾換換口味


Daisy


순간, 나는

那一瞬間 我

뉴턴의 사과처럼

像牛頓的蘋果一樣

사정없이 그녀에게로 굴러 떨어졌다

毫無保留地向他滾去


明明是男校,可是窗邊總少不了花。社辦,教師休息室,體育器材室,都擺了各種花。玫瑰,百合,校長喜愛的昂貴蘭花盆栽前天才不小心被粗魯的籃球隊打破了。

權順榮嘆了口氣,...

#一個腦洞 #知漢 #努力補完中

Deep in your body
(沃草這麼粗暴的標題不是我)

咳咳總之......不小心看了演唱會上的吸血鬼風知秀,跟KCON上寬鬆襯衫的囧漢,於是想久違開個小車車,寫一個黑暗又色氣的故事(?
希望順手這幾天慢慢補完。
故事採倒敘法,旁觀者視角,背景設定在19世紀的英國。「我」是一個借宿在貴族家寫論文的大學生,淨漢是貴族少爺,知秀是淨漢的家庭神父。

......我到底每天腦袋裡都裝了什麼。

Cr.ONESHOT951004

#正文

後來那宅院裡的事情,夾在我的書堆最下層,生了灰塵,被老鼠咬嚙,但墨水痕跡依舊存在。
猶如鎮煞不住的鬼魅,使我恐懼。

那是發生在二十歲那年的事。我為著論文以及豐厚的獎學金,從市區的大學一路輾轉到這棟鄉下別墅。
教授說,在城市生活使你的壓力太大,到鄉間靜一靜吧,Yoon是很有聲望的貴族,平常不露面居然主動邀請了你,希望可以得到很好的支持與幫助。
我抬頭望著深紅色的巍峨建築,雖然生在大城市,但我還未見過如此富麗堂皇又不失嚴肅的房子,鐵灰窗花爬滿薔薇,當馬車滾著薄泥地進去的時候,有兩隻夜鶯撲騰著翅膀飛出來。

教授說Yoon雖然是英國貴族,但擁有東方血統,是非常罕見的身分,又掌握大部分來往中國東洋一帶的茶葉貿易,所以即便生的東方人的臉,在上流社會依舊呼風喚雨。

東方人嗎......我開始想像那臉,或許跟街市裡總賣著怪奇藥方的矮老頭差不多吧,身上終年有一股神秘的涼味。
不過,無論如何,能夠接觸貴族想必對我的論文會很有幫助。
於是我奮力提著行李,滿懷期待地敲了敲門。

TBC

燦爛物語(鳴泣篇)-第72話:各自的無法理解

這不是他和李知勳第一次打架。

那時候他被張道允領著去見崔勝澈跟李知勳,他只記得崔勝澈塊頭大,說起話來粗聲粗氣,還有躲在一旁個子嬌小卻渾身殺氣的小小少年。

這傢伙不簡單。長年在殘原打滾的經驗這麼告訴自己,這個看似毫無攻擊性的小子肯定不簡單,而事實也是如此,李知勳在同齡人之中堪稱天才,斬術、赤打、束道樣樣精通,小小年紀就能撂倒整個銀鼠殿的彪形大漢。

說兩人打架不是第一次,卻也沒有像這次一樣抱著殺意對戰。或許是兩人的實力都深不見底,這麼多年以來只是互相試探罷了。

剛好,李知勳討厭自己的自由自在,而他也討厭李知勳恭敬的假象。沒有原因,彷彿兩人生來就是對手,東與西,夏天與冬天,獅與虎,終有一天要...

反正是廢話閒聊就不佔tag了

#Free17版
#只是寫好玩的設定

前幾天停電時突發的腦洞。因為本人也是一個動漫宅,最近剛好被朋友推坑Free男子游泳部所以突發其想來個17版本的Free
(當然實際上不太可能
(聽說有人是旱鴨子

大意(學校為六年制)
雖然車禍受傷而粉碎了游泳夢,然而夫勝寬忘不了小學時參與游泳接力賽的悸動,於是在二年級從濟州島轉到首爾的學校並且誓言要成立游泳部。
然而成立之路無比艱辛,招來的社員個個有個性又難搞,卻意外的在摩擦中成為好夥伴。一年一度的全國大賽即將來到,只訓練不到三個月的雜牌軍即將迎戰來自全國各地甚至是國外的強者⋯⋯

鯨月學園男子游泳部
位於江南區的普通綜合學校。

夫勝寬(經理兼教練)
濟州島人,98年生,二年級,左肩有車禍留下來的永久性傷害而無法游泳,然而對於游泳技巧與訓練方法卻非常了解。對游泳有異於常人的執著,生氣的時候會用碎碎念把大家逼到受不了,雖然是游泳部忙內卻氣勢十足。

李碩珉(蛙式)
首爾人,97年生,三年級,勝寬轉學後的第一個朋友,很聽勝寬的話,有些膽小但在緊急時候能展現穩定性,游泳部的第一個成員,也是支持勝寬的有力人物。

李知勳(蝶式)
釜山人,96年生,四年級,李碩珉的遠房表哥。原本是棒球部的主將,過去曾經和崔勝澈、權順榮、張道允一起參與游泳比賽,被夫勝寬死纏爛打下加入的游泳部。平時冷酷嚴肅,但偶爾會有異於常人興奮的時候。

洪知秀(自由式)
美國人,95年生,五年級,原本是英語閱讀社的副社長也是風靡校園的王子,看似文弱書生其實有相當好的體格。游泳部第三名部員,也是他鼓勵夫勝寬去招攬尹淨漢入部。

尹淨漢(仰式)
首爾人,95年生,五年級,運動全能,曾待遍各大運動社團,被夫勝寬一句「仰式可以躺著喔」而加入了游泳部。雖然以作弄弟弟為樂卻也很照料部員,跟同齡的知秀似乎有微妙的過往。游泳部第四名入部的成員。

蛟陽男子學院游泳部
位於清潭洞的男子貴族學院,游泳部為其強項。

崔勝澈(蝶式)
大邱人,95年生,五年級,游泳部部長,目標成為游泳國手。看似兇悍其實容易感性且非常照顧學弟們,也是為了實現與張道允的約定不斷努力著,與權順榮之間存在著長年糾結的誤會與競爭。

金珉奎(自由式)
首爾人,97年生,三年級,游泳部副部長,擁有壯碩的身材與連霸三屆校草外貌,其實個性意外的少女而且煮得一手好菜,平常負責管理游泳部的飲食調理,一年級時曾在國際暑期游泳訓練營中和徐明浩大打出手結下樑子,也是李碩珉的多年鄰居。

全圓佑(仰式)
首爾人,96年生,四年級,雖然常常心不在焉卻曾是青少年全國賽的仰式冠軍,興趣是跟金珉奎點菜還有玩電動,嘴巴非常毒。

崔韓率(蛙式)
首爾人,98年生,二年級。雖然是美韓混血的外貌卻是道道地地的韓國人,曾在暑期游泳訓練營和夫勝寬搭擋接力賽。思維異於常人,是個十足的妹控。

聖衛斯理國際學校游泳部
位於江南區的國際學校

權順榮(蝶式)
南楊州人,96年生,四年級,游泳部部長,訓練時嚴肅平時卻非常活潑好動。和崔勝澈之間存在很深的誤會,誓言要組織一支最好的隊伍和崔勝澈一決高下。

李燦(仰式)
益山人,99年生,一年級,雖然是新人卻以實力成為未來接班人。運動世家出身,年紀雖小好勝心極強,非常崇拜權順榮。

徐明浩(自由式)
中國人,97年生,三年級,游泳部副部長。從中國遠赴韓國學習的體育特招生,體格極好,為了成為職業選手而努力,卻意外與過去的仇人金珉奎強碰。好勝心極強也非常認真,唯獨對文俊輝的言語調戲沒轍。

文俊輝(蛙式)
中國人,96年生,四年級,父母為中國駐韓國的官員於是在韓國生活,意外開啟對游泳的喜好。看似輕浮其實非常認真且照顧部員,很得權順榮信賴,喜歡漂亮的東西。

好了結束,並沒有要寫只是純屬娛樂ouob
然後凜醬大好(閉嘴)

燦爛物語(鳴泣篇)-第71話:回到荒野

三人的對戰部分結束,接下來進入知勳順榮、燦尼與意想不到對手的部分。

『圓佑哥怎麼了……』

兩個小小少年拼命想透過攔阻的僕役查看房間裡的樣子,除了聽見忽大忽小的喘嗽聲,什麼也沒有

『碩珉少爺、珉奎少爺,您們別為難我們……』

『是碩珉跟珉奎嗎?』氣若游絲的聲音從門縫中傳來,『讓他們進來,誰准你們攔了?』

全圓佑瘦得像新月前的光芒,蒼白又美麗,躺在被褥上靜靜地微笑。

『老毛病了,你們兩個別窮緊張啦……』

『可是圓佑哥好好的突然昏倒,真的、很可怕啊……』李碩珉抓著全圓佑瘦到不合理的手腕,淚水終究是不爭氣的掉下:『我,我不知道為什麼哭了,對不起,明明說好不能哭……』


砸在全圓佑的手心...

要聽神的話 第十七節:後來那裡終年薔薇綻放(完結)

兩年後——


「金珉奎,你是要按掉鬧鐘還是給我起床……」崔勝澈翻了個身用被子蒙住耳朵。

他模模糊糊地想,反正每天都這樣,調了鬧鐘不起床,再過個幾分鐘還是得自己起床按掉……


哐啷!

意料之外的破碎聲嚇得崔勝澈和金珉奎從床上跳起來,睡眼惺忪中看著同房的第三位室友拿著某種運動用具,而剛剛還響不停的鬧鐘已經橫屍在地上開腸剖肚。

「我的鬧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下子抖擻精神的金珉奎捧起零件欲哭無淚,而李知勳只是聳聳肩,甩著手裡的鐵製用具。

「叫不醒人的鬧鐘留著幹嘛?」

看著崔勝澈和金珉奎連滾帶爬的下床梳洗,李知勳順手想把球棒往四人房的空床上扔去,卻稍稍停了一下。

明明只有三個人睡...

要聽神的話 第十六節:等待黎明前的吻

Nobody sees - Nobody knows

無人撞見,無人知曉

We are a secret - can't be exposed

我們是深沉的秘密,不能曝光

That's how it is - .That's how it goes

這就是我們,這就是戀情的樣貌

Far from the others

疏遠他人,

Close to each other

接近彼此。


『Joshua,看著啊,那是你將來要一生服侍的神。』

那時候他還太小,牽著母親的手望著高高在上的神像。輪廓模糊,被祭祀的裊裊炊煙熏得像一場夢...

要聽神的話 第十五節:我希望你的明天開滿白色水仙

『知秀啊,你不害怕嗎?』

淨漢哪你知道嗎?

我就是這樣一個人,這樣驕傲又固執,愛上了誰或是做了什麼決定都沒人能夠逼迫我。

神或者死亡亦同,誰都威脅不了我。

洪知秀做了很長很長的一個夢,或者說有人讓他陷入了沈睡,然後他感覺到疼痛,卻將眼前看得更清楚。

他看見每天擺放鮮花的祭壇上坐著尹淨漢,以小男孩的模樣憂鬱屈膝。遠遠地,大批善男信女帶著願望在尹淨漢面前祈禱。

男孩依舊空洞地望著遠方,像是找尋什麼。

「知秀,你在哪裡……」

「知秀啊對不起,不要討厭我……」

忽然男孩爬下祭壇,不顧信徒們的驚呼直往暴雨的神殿外衝去,他也跟著追了出去。

『淨漢!淨漢哪–––』他想抓住男孩卻瞬間被...

燦爛物語(鳴泣篇)-第70話:從未改變的某些厭惡

『俊輝把你照顧得很好吧?』

『明浩……是個很好的名字呢……』

然後他在崔勝澈面前用力單膝跪下,像是要把膝蓋骨都碎了那樣用力。

平清崔家一如他兩年前離開時那樣乾淨整齊,好像他隱約耳聞過的混亂都不存在。他熟悉的貴族少爺們除了變得有些滄桑以外,依舊笑著迎接自己。

崔勝澈穿著繡有家徽的外袍,變得更遙遠。藤原全家,安雲洪家還有橘城張家的少爺們也是,堂堂繼承了家業,多了一分成熟及殘酷,還有血腥味。

『那是過去式,勝澈大人,我依舊對您忠心不二。』


可是直到如今,他的夢裡還是時不時出現楓紅,漫天飛舞彷彿要將自己淹沒。在自己的殿主冊封大典上,裝扮華麗的文俊輝也來了——或者應該稱呼他為「伽羅殿的俊

燦爛物語(鳴泣篇)-第69話:被剪斷的

尹淨漢是被冷醒的。其實牢房本該非常暖和,甚至用「牢房」稱呼都有些過分,可是尹淨漢依舊冷到無法繼續入睡。

或許是遠方的靈氣波動也影響到自己了吧?尹淨漢爬起身,藉著清晨微光望著自己的手掌心,細微的顫抖從掌紋洩露出他以為能好好藏起的不安。

現在的力量剩不到當初的百分之一,可能連一個稍懂點拳腳的殘原居民都不如,就是一個等待死亡的囚犯。

究竟剩幾天他也不知道,連最頻繁來看他的崔勝澈都好幾天沒見,更遑論其他人或者洪知秀,所以他花大部分的時間在夢中度過。

所幸剩下的一點點靈氣還能讓自己氣定神閒安然入睡,在夢裡什麼都有,明明只是重複過去的回憶卻讓他怎麼都看不膩。

這是他久違地渾身冰冷的起床。依稀...

要聽神的話 第十四節:那麼卑微地懇求愛

What ravages of spirit

什麼樣的精神蹂躪

Conjured this tempestuous rage

喚來這狂暴的憤怒

Created you a monster

你創造了一個怪物

Broken by the rules of love

打破愛的規則

And fate has lead you through it

命運會引導你踏過

You do what you have to do

你做你必須做的

And fate has led you through it

命運會引領你通過

You do...

要聽神的話 第十三節:早知道就緊緊抱住你

「祈福台準備就緒了。」

即使午後下了一場大雨,傍晚卻出奇地放晴,崔勝澈在廣場邊遠遠看著監工完的金珉奎朝自己走來。

「確認沒有問題嗎?」

「唉,哥怎麼不信任我呢?每年的台子都是我親自監督架設的呢。」

「不,不是你的問題……要怎麼說呢……」崔勝澈嘆了口氣。夕陽將遠方山林都像是放了一把烈火,延燒成炬火將看起來堅固的祈福台粉碎不堪。

「哥在擔心知秀哥?」

「這麼明顯?」崔勝澈苦笑拍拍金珉奎的肩膀,看似高大卻露出孩子般天真笑容的祭司少年彎起嘴角:「很明顯啊,每一次祈福會前哥都會擔心到手冒冷汗,眉頭皺成一團。」

「不,還是有點不一樣。」崔勝澈深吸一口氣:「我管你們其他人都很嚴格,就怕你們哪裡...

要聽神的話 第十二節:而陣雨總是會停的

「淨漢哥跟知秀哥呢?怎麼還沒來啊?」

「真難得他們遲到了。」夫勝寬扭了紐痠痛的肩頸。昨晚煙火過後大夥都忙到三更半夜才入睡,唯獨同房的洪知秀盥洗後不見人影,而晨會的聚集連尹淨漢都遲到。

李知勳聽著一旁李碩珉和夫勝寬的閒聊,還是決定不要說,昨天同房的崔勝澈跟金珉奎睡著後,尹淨漢悄悄出門就再也沒有回來。

「還好今天沒什麼事情。中午要家屬會面,晚上有祈福會。」大概是被慶典氣氛傳染,作為領頭的崔勝澈沒有太急躁,一群祭司倚著清晨陽光慢慢閒聊,直到匆促的腳步聲在大理石走上上響起。

「天啊知秀哥,失蹤一晚上你去哪裡了?」

「我在溫室忙事情。」洪知秀瞇著眼睛微笑,似乎沒有把夫勝寬的憂心當一回事:「昨天...

燦爛物語(鳴泣篇)-第68話:夕顏

『文俊輝,出來。』

『呀呀呀你小子真沒禮貌,叫哥。』

他記得那孩子總是站在庭院裡喊著自己出來單挑,畢竟關在宅院的日子太無聊了,方圓百里內能跟徐明浩練習的對手也只有自己。

『所以說你還要練好幾年喔,小子。』

那時候徐明浩瘦得過份,瘦得每餐吃三碗飯都養不胖,眼神倔強像鐵,又好強得要命。

他忘了是哪一次徐明浩耐不住性子偷跑出去受了重傷,被僕役扛回來時怎麼都不肯脫衣上藥,是自己哄騙了大半晚上才說服那孩子把衣服脫下。

徐明浩瘦到過分的背後有七個圓點紋身,排列如夜空不滅的星宿。

『那是……我的哥哥姊姊,沒人記得他們,只有我。』

那是第一次徐明浩伏在自己懷裡哭得跟孩子一樣,哭到聲音沙啞,彷彿...

要聽神的話 第十一節:紅線綁架整片宇宙

「啊啊啊忙死了!」

仲夏夜祭開始到了第三天,城裡與神殿都湧入比平常多好幾倍的人潮,把寫著願望的紙花球掛在樹上,接著領取受過祝福的花燈,等到夜幕降臨,放在城中的河圳漂流,能夠驅散所有霉運。

尤其這天是情人節,一早來往神殿的年輕情侶就沒有少過。祭司將被祝福過的紅線繫在雙方的小指頭,只要相握彼此直到午夜就能永保戀情。

「換班囉,珉奎。」李碩珉拍了拍金珉奎的肩膀,前方還有長長人龍在等著領取花燈。

「難道我的情人節就要在花燈跟花球中度過嗎!」好不容易獲得短暫休息時間的金珉奎看也不看就往來者身上掛著亂叫,冷不防獲得結實的一拳。

「好好幹活,晚上就能出去玩了,還是你要留下來掃廁所?」

「嗚嗚嗚知...

700 follow大感謝......

我真的需要想一想回饋活動了餒。

要聽神的話 第十節:神也不知道的眼淚

「知秀哥跟淨漢哥,感情真好啊。」

尹淨漢仰頭望著趴在露台邊的權順榮和全圓佑,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兩人忙活一早上花園的佈置,尤其是連續幾個晚上都沒休息的洪知秀終於敵不了疲憊,枕著尹淨漢的肩膀沈沈睡去。

「嫉妒嗎?」尹淨漢半開玩笑地說道,但權順榮卻沒有跟著笑,只是若有所思地望著他。

「知秀哥他……我認識他好幾年了,從很小的時候,他很優秀,信徒很喜歡他,可是他好像……」權順榮咬了咬下唇,好一會才思索出適合的詞句:「感覺,隨時會離我們而去。」

「好像他過得並不快樂呢。」全圓佑指著玻璃屋溫室,其實溫室總共有兩層,頂層像是一個小陽台,可以越過神殿的圍牆眺望遠方:「知秀哥總是這樣,待在溫室的頂層望...

燦爛物語(鳴泣篇)-第67話:淚痣

楓紅都凋謝了,文俊輝一路躲躲藏藏才從後門閃進宅院,當天邊翻起魚肚白他才知道又一天開始了,回到原本屬於他的豐原文家。

空無一人的豪華大宅,沒有家人沒有僕役,什麼都沒有的大宅。

也許真的太偏遠,所以只有前門派人守,他才能這樣偷偷摸摸回自己的家。

「家……」

真模糊的詞彙。從有記憶以來這宅院就只有自己跟僕役居住,雖然比十三殿任何人都早接任家業,甚至是最早當殿主的人,卻也自己一個人過了好多年歲。

直到那孩子入住進來。倔強的眼神,脾氣硬得跟石頭一樣,要他洗個澡還把僕役全趕出去,怎麼都不肯讓人幫忙擦拭受傷的蝴蝶骨。

文俊輝摸黑走進臥室,雖然遣散了所有僕役,還是有定期在維護環境,甚至連被褥的...

要聽神的話 第九節:與你慢慢凋落的時間

尹淨漢從來不知道時間可以過這麼慢,每天雞鳴後起床梳洗更衣(雖然他曾經偷偷把雞的叫聲往後延了一小時),輪流主持晨禮,三餐按時,做自己的工作,晚禱後就寢。

但說慢也不慢,翹班的時候還是春暖花開的季節,三個月過去已經是豔陽高照的夏日,全城都在為仲夏祭典做準備,神殿也馬不停蹄的大掃除。

大掃除!這對尹淨漢來說是全宇宙最痛苦的事情,所以就算用神力作弊也要抽到後勤,簡稱四處閒晃。

「淨漢哥不知道仲夏祭典嗎?」完全沒介意尹淨漢在偷懶的文俊輝笑咪咪地抬頭,「很熱鬧喔,全國四處都會有慶祝活動,尤其首都最熱鬧了。」

「有啦我知道啦……」趴在沙發上的尹淨漢懶懶地翻身:「可我覺得滿無聊的……」

去年仲夏...

+《17 Squad》實體書
#印量調查
#0731截止
#懇請分享擴散

Google表單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2QURTy6zt9vUS4ouFijx--eLNWwSAspV_0-SEuDPgVw/edit
大陸地區表單
https://www.sojump.hk/jq/15408814.aspx

欸對就是,我又來了(´・ω・`)
要不要實體化這個作品真的讓我猶豫很久,尤其二十歲結束後基本上搞掉了十年壽命,但不管怎麼樣還是要給自己的入坑作來個交代
所以又來不要命的挑戰惹(握拳)
這一次也懇請大家多多支持💕

總共分成四冊販售,預計八月底開始預購,10/1場外也開放面交,全文將在年底以前完結。
至於這次合作的是來自香港的超強繪手WoonHee雲!去年9/11有領取過驅魔師知秀小卡的克拉們就知道她的功力有多強!而實體書很榮幸能與她合作~

事不宜遲,趕快點進表單看下去吧!

※此【僅】是數量調查,非預購
※請照真實會購買的數量填寫以方便評估
※信箱僅用來提供預購相關的即時消息
※如有任何意見或是想對作者與繪手鼓勵的話,都歡迎留下喔

※考量到成本問題,17 Squad會分成四本販售
每本各有兩篇小番外
全部預計會在九月左右完結

第一冊:日常篇(全員)+聖物篇(知漢),預計8月底~9月初預購
第二冊:滿月篇(珉佑)+天空篇(碩寬/率寬),預計8月底~9月初預購
(前兩冊計畫同時開售,並開放10/1演唱會場外面交)

第三冊:時間篇(榮勳)+遊戲篇(隊八/俊八),預計12月預購
第四冊:光明篇(all燦/全員結局篇)+番外篇(各種短篇集合,包括NY特別篇),預計2018年2月預購
(若屆時有Kpop Only會考慮參加)

※合作繪手
雲晞Woonhee

※規格預估
尺寸:A5
字數:10w上下
頁數:320P上下
價格估計: 含運380-400(每冊)
插畫:每本有一到兩幅插畫,共計六幅cp插畫加上半全體(?)插畫
第一冊與第四冊的插圖要合一起看才是完整的全體

※特典-人物明信片(共十三款)
尺寸:A6,象牙卡
第一冊:驅魔師Joshua/Harley淨漢,兩款隨機封入一款
第二冊:吸血鬼珉奎/村守神圓佑/行者DK/深海戰士Vernon/鳳凰族勝寬,四款隨機封入一款
第三冊:獸王勝澈/古精靈明浩/龍之子俊輝/書官順榮/預言者知勳,五款隨機封入一款
第四冊:光明祭司燦尼
人物明信片不單售,可另外加購
表單內有預覽參考~

coming soon

#二十歲結束販售_感謝文

「居然也十個月了啊。」
上個禮拜跟33見面吃了個下午茶,把下冊親手拿給她,我們翻著聊著看著,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好像做了一場夢,又好像拼搏了一個畢展。
而此時此刻我正式從《二十歲》畢業了,不只是我,還有一路相伴幫助的夥伴,33、醉與66、咚咚、Sonny、給予大力幫助但是目前癌症化療中的印務師傅、日光、學長。從上冊合作到現在的香港代購便便、大馬代購elmo、前兩位大陸代購還有到下冊的時候給予大力幫助的新加坡啵啵跟大陸的mun。
還有很多我還沒見過但是想一一向你們說謝謝的人。

我的人生過到現在快要23年處在一個尷尬的前段,沒有為什麼拼盡心血過,因為我知道這些拼搏是有代價的。身體本來就不好的我十個多月以來被時好時壞的失眠與人生目標壓力所困擾,寫作對我而言是救贖也是痛苦,讓我笑也讓我血流如注。
看透過人心,失望了然後堅強,堅強然後面對踐踏更加不屈不撓。

可是十個月了,怎麼堅持到現在啊?
我想就是那股對文字純然的喜愛吧,都說寫小說的人是瘋子,因為他們在做一場賠率近乎百分之百的夢。
可是賠率這麼高才叫夢,夢過才知道有多甜美,對吧?

從實體書計畫開始到最後一本書送離我手上,我記得那是盛夏的八月,現在也是悶濕的七月,數算這些日子好像被煙火洗禮過的青春。
我遲來的叛逆期,男孩們的平行世界,克拉街的永恆時光。

停筆至此,而回憶在時間的軌跡上永不抹滅,這就是文字可貴而無法測透的力量。
謝謝你們一起走過,或許來年夏天就會找到屬於你的克拉街吧。

我的筆跡以後會去哪裡也不知道,或許有一天我走回正常生活,把文字封存在雲端世界,等到哪個夏天伊始,蟬鳴奏響的時候,我或者不知道在哪裡的你們會想起故事。

故事裡有男孩們有海邊有四季,有甜味有色彩,有某個少女的靈魂碎片。
暫時落幕一鞠躬,謝謝大家一路以來的支持。
我是Echo祈子,一個愛說故事的大齡少女。

Ps.沒有拍明信片是因為,我忘記留給自己一份了.....(一如既往的蠢)

20160726(第一次印調)-
20170709

要聽神的話 第八節:總是在遊戲最後一關跌倒

「還沒給他配職位之前,就拜託你了,知秀。」崔勝澈拍了拍洪知秀的肩膀:「我看你和淨漢挺投緣,多一個人陪你一起顧花園也挺好。」

洪知秀笑了笑。尹淨漢才來神殿不到一個月,其出眾外貌與好個性已經傳遍了整座城,沒有人對這名陌生的祭司抱有懷疑,男女老少都愛他愛得不得了。

現在的尹淨漢正與夫勝寬在前殿教一群窮孩子識字。免費教導窮困孩子是神殿長久以來的傳統,然而礙於神殿上層所謂的「禮儀」,教學場所只能在偏僻的別殿,能接受教育的也是經過篩選的孩子。

然而尹淨漢來了後,毫不避諱地把教學場所移到人來人往的主殿,不論有無通過篩選,甚至是目不識丁的婦女或者工人都可以來聽講。

「淨漢真的做了很多大家想做卻一直做不...

燦爛物語(鳴泣篇)-第66話:積木塔

「瑠璃主大人和白練主大人叛變了!」

「他們拿刀指著滅紫主大人!」

「一樣的事情一個人講就好!」崔勝澈怒吼著,原本亂成一團的部下們全部害怕得跪在地上。

「這下麻煩大了。」藝真嘆了口氣。

「意料中的事情,那是全圓佑自己的債,他們三個自己解決。」李知勳聳聳肩,朝崔勝澈眨眨眼:「我已經找人把李碩珉的副官叫來,金珉舒被光居牽制沒辦法幫她哥,勝寬的副官重傷中,也找人去頂替管理物資了。」

崔勝澈先是愣了愣,接著露出苦笑:「你的辦事效率真驚人啊。」

「只剩下不到十天,不能出亂子。」李知勳淡淡地說:「新仇舊恨全部一次解決吧,小八去專心追捕俊輝,我也該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要跟你一起去嗎?」崔...

要聽神的話 第七節:沒有願望的男孩與不會祈禱的男孩

洪知秀時常會做一個遙遠又懷念的夢。當時他的左胸還沒生出印記,只是跟母親還有鄰居的孩子們過著充滿藍天與森林的日常。

直到遇見那個男孩,看起來很疲倦也很害怕,所以他走上前向對方示好,把男孩帶回家裡。

男孩一開始不太愛說話,但生得一張極為好看的臉,漂亮的眼睛像人見人愛的小兔子,說話聲音也好聽,很快成了街坊鄰居喜愛的孩子。

有人說這男孩可能生於落魄貴族,可能是被擄去當奴隸的路上逃出來,可能是……但小小的洪知秀不在乎,他喜歡這孩子,喜歡每天早上醒來看他睡得香甜,或者看他盯著鍋爐不知所措的樣子。


他的生活一直很平凡,平凡的讀書,陪伴母親,週末上村莊裡的神殿去禮拜,在母親的指示下把裝滿鮮果的籃子...

要聽神的話 第六節:我為你拔去薔薇所有刺

Without you­ I'd be a soul without a purpose.

Without you­ I'd be an emotion without a heart.

I'm a face without expression, a heart with no beat.

Without you by my side, I'm just a flame without the.


沒有你我將是一個沒有目的的靈魂

沒有你我的情感將沒有了根基

我將是一張沒有表情的臉一顆停止跳動的心

沒有你在我身邊我只是一束沒有熱...

好像我話說不白就有人不懂。

先宣傳一下,10/1台灣場外會發放無料小故事~
目錄如下
知漢知 「繡球花」
順燦 「金魚花火」
珉佑 「浴衣」
俊浩 「狐狸面具」
澈允 「螢海」
98 「蘋果糖」
馬雞 「風鈴」

接著進入正題。

我不萌澈漢應該滿明顯的,不過我的態度一向是不看不寫,井水不犯河水嘛大家圈地自萌,互相尊重。
然而昨天Facebook專頁做無料調查的時候,卻有人無視我的雷點以及我已經訂好的無料題目,硬是要求我寫澈漢或是硬要填澈漢。

我感覺自己的尊嚴被狠狠甩了一巴掌,非常不受尊重,也不懂寫這個的人是有意找麻煩還是根本不把我的表單當一回事?

雖然已經是昨天的事情,但又再度讓我看到於是一把火上來,決定寫這些。
一方面很謝謝百分之99懂得尊重的克拉,一方面也希望大家不管說什麼之前都先想想對方。

我不把踩在我頭上的表單內容貼出來是我懶,不代表可以繼續為所欲為。這無關年紀,而是做人最基本的禮貌。不懂尊重我或者其他克拉就請離開,還給大家一方開心的天地。

以上。

燦爛物語 番外-題五:在深海中呼喊(後)

#澈勳

#澈允


他一直錯失開口的機會,直到現在也是。李知勳乖巧地任崔勝澈拉著,穿過大堂,穿過別院,繞過綠意蓊鬱的櫻花樹,兩人在一座小池塘前停下。

池塘並不大也沒什麼特殊,甚至石灰池邊有些斑駁,水還算清澈,悠遊三條小小的錦鯉。

「本來大人們要把這池塘填平,可是裡面的魚就沒地方可去了。」崔勝澈蹲下身用手輕輕滑著水面,神奇的是錦鯉非但沒有躲開,還親暱的朝崔勝澈的手指靠近,淺淺的漣漪隨崔勝澈的手指往外放大,碰上池壁後消失成泡沫。

「知勳,你喜歡這裡嗎?我是說,喜歡和大家待在一起。」沈默了許久喔,崔勝澈忽然抬起頭看著李知勳:「總覺得你常常會露出不開心的表情。」

「不,我很喜歡,這裡比光居...

說不完的故事
與文字的自殺式愛戀
#Carat #Seventeen
#write #read #love #life
© Echo祈子 | Powered by LOFTER